Menu

科学与自然

美科学家因引力波研究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October 3, 2017

2017年10月3日 19:52

  • 美国之音

 

获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的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国科学家雷纳·怀斯(Rainer Weiss)、巴里·巴利什(Barry Barish)和基普·索恩(Kip Thorne) 

 

美国科学家雷纳·怀斯(Rainer Weiss)、巴里·巴利什(Barry Barish)和基普·索恩(Kip Thorne)因探测到引力波的存在而获得今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瑞典皇家科学院周二宣布这一获奖结果及一百一十万美元的奖金。

爱因斯坦的“通用相对论”预测了在物体加速时会随时产生引力波,但直到最近才实际观察到引力波的存在。

获奖的三位物理学家是激光干涉引力波探测器(LIGO)工作中的关键人物。这一探测器测量引力波在穿越地球时对空间和时间的微小干扰。

激光干涉引力波探测器在2015年首次探测到引力波。科学家们称引力波是在两个黑洞碰撞后变成一个巨大的黑洞时产生的。


2017年诺奖:百年现代物理学,今天做了个了断! 10-03  中科院高能所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被授予美国三位科学家Rainer Weiss(雷纳·韦斯)、Kip Thorne(基普·索恩)、Barry Barish(巴里·巴里什),以表彰他们在LIGO检测器和引力波观测的决定性贡献。中国科技工作者之家“科猫”APP特邀请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粒子天体物理重点实验室主任张双南教授为我们独家解读

引力波是什么?为何直接探测到它值一座诺奖?一篇文带你看懂 10-03 Calo 果壳网

单若水:普洱茶的官司

September 23, 2017

2017 年 09 月 21 日 由 舟巷 发表于 华夏快递

据闻“9月10日,云南省普洱茶协会就方舟子发表的《喝茶能防癌还是致癌?》,特邀云南省著名茶业专家、学者以及政府相关部门及部分企业,对其中伤普洱茶声誉的言辞作了认真研讨,称协会将正式起诉方舟子,要求其对不当议论做出公开道歉,同时将代表云南省600万茶农索赔600万元名誉损失费。”当今中国尚有如此无知、无耻者,着实令人跌破眼镜!

作为学术打假名人和著名的科普作家,方舟子和他的《新语丝》在过去的多年里,致力于揭露学术造假和腐败,对其泛滥之势有显著的震慑和遏制作用。同时也发表了大量通俗易懂、批判伪科学、切中时弊的高质量科普文章,对推广和普及科学常识做出了有益的贡献。在受到广大读者普遍欢迎和喜爱的同时,也成了那些做假者和散布伪科学谣言者的眼中疔,每必欲除之而后快。在造谣污蔑、威胁恐吓,甚至大打出手、暴力攻击的同时,利用从不讲理、藐视法律、法理是非不辨、甚至就是贪赃枉法的国内某些司法机关来打官司,也是其手段之一。

“方舟子在《喝茶能防癌还是致癌?》一文中列举了大量的事例,试图证明,目前没有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喝茶与防癌症之间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喝茶的方式如果不当,有致癌的风险。文章用不小的篇幅论证,普洱茶这种发酵茶,因为容易感染黄曲霉等毒素,因而,喝普洱茶有致癌的风险。”作者认为“如果茶叶制作或储存方式不当,也有致癌风险。普洱茶和其他茶的制作工艺不同,属于后发酵茶,传统的做法是把毛茶堆在厂房里,任其自然发酵,据说放的时间越长,年代越久远,品质越好。在这种发酵、储存条件下,各种有毒真菌也容易生长,所以普洱茶中容易污染黄曲霉素、伏马毒素、呕吐毒素等各种真菌毒素。这些毒素中最著名的是黄曲霉素,它是最强烈的致癌物之一。那么长期喝普洱茶,是不是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呢?”在任何一个稍有科学常识的人看来,这种分析、推理并没有什么不妥,何来“中伤普洱茶声誉”。

过去的几年里,国内掀起了一股疯狂炒作普洱茶的恶潮,将一个国人喝了数百年、普普通通的茶炒作成如当年的“鸡血”一样、延年益寿、包治百病的神丹妙药,炒出了天价,这些无良的商家们个个赚的盆满钵满。一些卑贱、无耻的所谓“行业专家”和“科学家”被这些商家的残汤、骨头收买,也凑在其中,利用他们的身份来为这些龌龊的商业炒作背书、宣传,欺骗广大饮茶爱好者。面对这铺天盖地炒作普洱茶的喧嚣,作者毫无顾忌地指出普洱茶制作中的隐患和对民众健康的威胁,这是一个科普作家的良知、责任和义务。

如果这个所谓的“云南省普洱茶协会”真为六百万云南普洱茶农的利益着想,为广大普洱茶爱好者的健康着想,他们就应当感谢作者,认真地考虑作者所提出的问题。应当召集有关部门和专家来讨论和研究这些问题,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用科学、有效的方法改进普洱茶传统制作流程中可能被污染的环节,指定出科学、严格和切实可行的普洱茶行业标准,以确保普洱茶的最后产品中不被“黄曲霉素、伏马毒素、呕吐毒素等各种真菌毒素”感染。而不是断章取意、玩文字游戏,更不可以小人之心去诋毁和起诉作者。

众所周知,花生和玉米处理、存放不当是最容易感染黄曲霉素的,如果吃了这样的花生和玉米就会致癌。如果常吃存放在阴潮环境或暴露在高氧化条件的陈年花生和玉米,就会有致癌风险,这种说法同样也无什么不妥。但这不等于说,所有的花生和玉米一定会感染黄曲霉素,更不是说吃了花生和玉米就一定会致癌。这种说法也断不会“中伤花生和玉米的声誉”,对这样的分析和逻辑推理,一年级的小学生理解和接受也应该不会有困难的。

遗憾的是对于这样简单、浅显的道理,一些身居高位者竟然不明白,或者就是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揣着明白装糊涂。“当地媒体援引云南省茶科所原所长张顺高、云南农业大学茶学院张芳赐教授、云南省茶办主任王兴原等多位专家的观点,多位专家一致认为,方舟子的这篇文章可信度不高,违背科学研究常理,是对普洱茶产业的恶意中伤甚至诽谤造谣。”这些尸位素餐、不学无术、不务正业的行业大佬们,亏他们还是什么“所长”、“教授”、“主任”等“专家”,他们真需要去小学一年级发蒙、扫盲,也许更需要到某个灵修圣地去赎回他们早已丢失的灵魂和良知。

不知是这些人闲极无聊玩弄起文字游戏,还是想出名博眼球忘了身份而闹出这般无知、无聊、无耻的笑话,间或是穷极落魄急于发一笔六百万的横财。让我们拭目以待,且看这场史无前例、贻笑大方的官司闹剧将会如何收场。如果方舟子败诉(经验告诉我们这种可能是存在的),那将是这个国家法制和科学的最大危机和悲哀,在一个法制健全、科学普及的国度里断不会容忍这样的丑闻发生。

曾做过“吃感染了黄曲霉素的花生、玉米有致癌危险”科普的人要当心了,那一天有个什么“全国花生或玉米协会”,代表全国“花生、玉米农”来起诉你们“中伤花生和玉米的声誉”、“是对花生、玉米产业的恶意中伤甚至诽谤造谣”,那可是吃不消的,他们所代表的已不仅只是“六百万”,那可是几个亿啊,小心几个亿的赔偿会压断你们的脊梁。

注:本文引用了方舟子《喝茶能防癌还是致癌?》,《新语丝》2017,08,02。
《方舟子称普洱茶致癌 云南普洱茶协会提起诉讼替茶农索赔600万》和《将被云南普洱茶协会起诉 方舟子:会积极应诉》,《新语丝》2017,9,11

作者投稿

 

墨西哥城7.1级地震,至少248人丧生

September 20, 2017

VOA 2017年9月20日 14:53

地震过后,大家清理瓦砾寻找幸存者 (2017年9月19日) 分享到WhatsApp  

华盛顿 —  

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周二下午发生7.1级强烈地震,建筑物倒塌,已知至少248人丧生,还有不知道多少人被困在废墟当中。

墨西哥民事防御局负责人在推特上说,墨西哥城就有117人丧生,莫雷洛斯州有72人丧生,普埃布拉州43人丧生,墨西哥州有12人丧生,格雷罗州有3人丧生,哈瓦卡州1人丧生。

这次地震震中位于普埃布拉州,在墨西哥城东南123公里处。

墨西哥总统涅托前往墨西哥城一座倒塌的学校视察,墨西哥教育部长说,这所学校有25人不幸遇难,11人获救,还有30人至今下落不明。

墨西哥总统涅托发表视频讲话说,政府的当务之急是搜救被困在瓦砾下的人,并为伤员提供医疗救护,他向失去亲人的人表示问候,并说墨西哥分享他们的悲哀。

墨西哥总统涅托说,至少有38座建筑倒塌。当地媒体报道说,市区很多地方受到破坏,电力供应中断,还有一些地方起火。墨西哥首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

普通民众和搜救人员都在努力寻找幸存者。从当地电视台的电视画面上可以看到,大家利用重刑器械,甚至是双手,清除一堆堆的瓦砾。

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的美国总统川普向墨西哥发出推文表示支持。他在推文中写道:“上帝保佑墨西哥城的人民。我们与你们同在,随时愿意提供帮助。”

墨西哥当局下令国际机场暂停运行,学校关闭。

不到两周前,墨西哥南部刚发生一次地震,有90多人死亡。美国地质调查局说,这两次地震之间看来没有关联。

美国地质调查局的地质专家厄尔说,这两次地震的震中相隔650公里,而大部分余震的震中距离都在100公里以内。

星期二地震震中位于普埃布拉州拉沃索城附近,地震发生在当地时间下午1:14分。普埃布拉州州长加里说,附近城市乔卢拉也受到了严重破坏,倒塌的教堂尖顶横在路中间。

整整32年前,墨西哥城附近地区发生过8级地震,大约一万人死亡。

 

郑义:回顧全球氣候變化條約二十年

September 20, 2017

1

本文簡略回顧世界各國圍繞全球氣候變化近20年的爭拗

最近,美國新任總統川普宣稱全球暖化是“中國人設的套”,揚言退出氣候協議,世界嘩然。全球暖化確實是一個“套”——一個套在人類文明脖子上的逐漸收緊的絞索。美國、歐洲想解套,中共則是堅定的反對派。

將近三十年前的1988年,在美國積極推動下,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委員會(IPCC)正式成立。4年後,1992年,《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地球峰會”(裏約峰會)上正式簽署。此後,每年一屆年會,經京都會議(1997)、海牙會議(2000)、巴厘會議(2007)、哥本哈根會議(2009)、坎昆會議(1010)、巴黎會議(2015)的漫長歷程,終於達成了一個各國都認可的協定。因此,美國新任總統川普宣稱退出《巴黎協定》被視為一個重大挫折。對於減緩全球暖化趨勢,世界都走過了一條曲折的充滿戲劇性的道路。美中兩個碳排放大國在其間扮演了重要角色。

 

1997年12月,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國在日本京都簽訂了一個限制溫室氣體排放的《京都議定書》。這是人類自我拯救的一次嘗試,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京都議定書》——人類自我拯救的一次嘗試

 

在京都會議上,中國政府抵制歐盟的提案,不接受溫室氣體減排限制。在中國政府的抵制態度下,美國聲稱“全球問題需要全球的解決方案”,如果當時溫室氣體排放量第二的中國不合作,美國也要自行其是。發生在中美代表之間的舌戰是很有代表意義的。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中國代表認為,制定這樣的協議,就是想控制中國人民擁有汽車和其它電氣產品,並對美國參議員伯利曼提出質問:你們是想讓我們永遠窮下去,不是這樣嗎?

——此後幾乎所有的氣候會議都圍繞着美、中兩國的這一分歧:一方是根本不願意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另一方則認為如果某些排放大國不承擔責任,全球減排就是一句空話。《京都議定書》有一個重要原則,叫“共同而有區別”,即溫室氣體減排是世界各國的共同責任,區別在於:發達國家有硬性減排指標,發展中國家可以不受限制。因此中國簽署了《京都議定書》,反正中國不受任何限制,簽不簽都一樣。但簽了更好,可以限制帝國主義。

美國的說法是有根據的,以中國為例:2001年以來,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增加了一倍;2006年超過美國,已經成為世界上二氧化碳最大的排放國。(其後繼續高速增長,超過美國1倍,超過美國與歐盟28國總和。)如果中印等國不承擔減排責任,減排目標不可能實現。《紐約時報》2006年曾發表過一篇批評中國大氣汙染的文章,認為在未來25年裏,中國燒煤所產生的溫室氣體,可能超過所有工業化國家的總和,比《京都議定書》的標準超出五倍。也就是說,僅此一項,《京都議定書》就徹底告吹了。

在激烈的爭論中,《京都議定書》終於獲得通過。有記者評論:《京都議定書》是當年的談判委員會主席錘子硬生生敲出來的。在最後一次會議上,美國代表堅持加上“自願承諾”的語句,這與《京都議定書》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原則不符。在這歷史性的關鍵時刻,會議執行主席、阿根廷駐華大使艾斯特拉達無視美國代表舉牌,迅速敲下手中的鐵錘,會議成功結束。

沒有在《京都議定書》上簽字的國家中,美國是被批評得最嚴重的。尤其是在中文媒體上,充斥了“美國破壞全球氣候協議激起公憤”一類的大標題。其實,參加京都會議的副總統戈爾是簽了字的。但克林頓政府沒有將協議提交國會審議,因為在京都會議之前,美國參議院以95票對零票這種極為罕見的比例通過了《伯德·哈格爾決議》,要求美國政府不得簽署任何“不同等對待發展中國家和工業化國家的,有具體目標和時間限制的條約”,因為這會“對美國經濟產生嚴重的危害”。在這種情形下,提交國會批准毫無意義。

京都會議之後,簽署國中國自行其是,完全不受約束,進入溫室氣體排放劇增時期。在2006年蒙特利爾國際氣候峰會上,各國都在談論中國。——據中國官方消息,中國2005年興建火力發電廠的速度,平均每三天一座,這還不包括未經中央政府核準興建的數目。整個計劃是新建562座電廠,新建電廠産生的溫室氣體將是《京都議定書》減排目標量的5倍。也就是說,全世界各國政府、專家吵了多少年,拼命想減少的那一點排放量,不過是中國新增排放量的五分之一。各國領袖目瞪口呆,如挨了“當頭一棒”。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文章驚呼: “中國將徹底埋葬《京都議定書》”。僅此一項,歐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動的《京都議定書》算是破產了。所有的努力付之東流。如果中國不承擔硬性的減排目標,這麼多年來的國際會議不就成了一個笑話?

2007年到2008年,全世界新增二氧化碳排放量的3/4來自中國。相反,未簽署國美國卻繼續減排。美國政府、尤其是各州政府自行減排。至少有40個州執行了削減溫室氣體排放的法規,20個州出台了鼓勵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措施,東北部各州還建立了溫室氣體排放額度交易體系,還在芝加哥建立了全球性的碳交易所。雖然美國政府沒有簽署《京都議定書》,但神奇的美國不僅承擔起自己應盡的國際義務,還走在了世界前列。讓我們來比較一下:歐盟是《京都議定書》倡導者,但據聯合國的研究報告,從2000 到2004年, 整個歐盟的二氧化碳增加量為2.4%。美國儘管沒有簽署《京都議定書》,其二氧化碳增加量卻只有1.2%。算起來不過是歐洲的一半。

美國還有一層憂慮:中印等溫室氣體排放大國以發展中國家之名豁免了減排責任,還會產生另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根據美國政府的估算, 如果美國受到《京都議定書》減排指標約束,美國的制造業將大量轉移到中國等不受約束的國家,因為除了巨大的工資差距,現在又加上了一條環保差距。那末後果如何呢?——同樣的一個工廠,搬到中國之後所排放的溫室氣體將大大超過原先在美國。也就是說,由於這種向不受約束國家的產業轉移,溫室氣體排放量必將大增。要是這樣,還談何全球減排呢!

無論如何,《京都議定書》作出了歷史性努力。但美國所反對的部分國家承擔責任和部分國家不承擔責任的“雙軌制”,造成了越來越激烈的衝突。對於北京政府來說,這個“雙軌制”正投下懷,因之在其後漫長的談判中成為最堅定的捍衛者。歐盟與中國都堅持“雙軌制”,實則南轅北轍:歐盟是誠心誠意要減排,中國是“反正我不減排。”

美國不簽署《京都議定書》,除了反對“雙軌制”,還認為用行政手段削減溫室氣體排放量事實上是行不通的,應該用市場調節的辦法,實行碳排放額度交易;還有,森林面積必須折算成相應的減排額度。幾次後續會議之後,美國的意見已經成為國際共識。不僅排放額度交易在各種國際氣候會議上成為討論重要議題,而且如碳交易所在各國紛紛建立,其中也包括對美國批評最尖銳的中國。而森林則成為一個爭論不休的問題。

眾所周知,森林可以大幅度地最經濟地吸收二氧化碳。《京都議定書》承認1990年以後所種植的森林可以算作該國二氧化碳減排成績,以鼓勵植樹造林。但美國則要求1990年以前就存在的森林也應該算數,這就形成了分歧。《京都議定書》限制了工業化國家溫室氣體排放量,卻沒有獎勵已有森林對二氧化碳的吸收。最感不公平的國家就是美國。美國排放總量大,理當受限,但美國森林和農地面積也很大,卻沒有得到應有的折扣,自然覺得很不公平。在老林子新林子分歧上,與中國相近似的國家傾向於《京都議定書》的立場:因為老林子基本砍光了,造林當然就很有潛力。而日本俄羅斯澳大利亞一類的國家則傾向於美國的立場:俄國原始森林面積極大;而日本、澳洲森林覆蓋率很高,出死力也增加不了多少森林面積,甚至根本就不可能有1990年之後的新林子。也就是說,森林保護得最好的國家要受罰,而把森林砍伐殆盡的國家反而可能撈到好處。因此,日本、俄羅斯、澳洲、加拿大等國對美國的意見加以呼應,都希望已有森林的面積能折算為減排額度。

 

2

 

2000 年11月下旬在海牙召開的有180個國家參加的聯合國氣候會議向全球減排的目標前進,但最終宣告破裂。

森林問題仍然是邁不過去的一道坎。大會東道主、荷蘭環境部長普龍克提出的方案認為,應該把森林和農地吸收二氧化碳的作用計算進去。也就是說,森林和農地面積較大的國家,因吸收的二氧化碳較多,那麽就可以從適當增加一些二氧化碳排放量配額。換句話說,就可以比配額多排放一些。但是,普龍克的方案受到廣泛的批評。當然,批評者都是那些認為這麽算帳自己就吃虧的國家。也就是那些森林和農地面積比較少的國家。英國代表、副首相兼環境、運輸和地區事務大臣普雷斯科特提出了一個折中方案,就是不要實打實地把森林面積算進去,只算一部分。原來美國代表堅持實打實地算,後來作出讓步,同意了英國的折中方案。但歐盟和第三世界一些國家紛紛表示反對,認為英國對美國作出了太多讓步。最後,在激烈的爭論中,英國副首相憤怒地退出會場,對會議深表失望。會議雖然延長一天,但仍然沒有達成任何協議,以失敗宣告結束。在後來的一系列國際會議上,日本、澳洲、加拿大和俄羅斯堅持美國所提出的“森林”和“市場”二原則,中國、歐盟和許多發展中國家极为不满,甚至罵這四國是“四國帮”。

十來年過去,森林原則和市場原則一樣,在激烈的爭論中逐漸被國際社會所接受。2010年的坎昆會議上,森林問題再次成為熱點。發達國家還是希望通過市場機制保護森林,但發展中國家則堅持要建立“綠色氣候基金”,直接分錢。為了達成協議,發達國家做出妥協,同意建立“綠色氣候基金”,出錢援助窮國保護森林。不發達國家要求在2020年以前,每年籌款1000億美元。發達國家覺得這個數字太大,但最後還是作出了承諾。雖然坎昆會議尚未用條文把森林和市場聯系起來,但森林面積所折算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額度(“碳信用額”),早已開始在國際市場上自由買賣。

誠然,美國所提出的森林原則尚未被坎昆會議所接受,但經濟規律不可抗拒,森林與市場相聯系必將成為國際氣候協議的基本原則。

 

在2008年波茲南會議上,中國代表提出一個奇妙新概念,叫“人均碳積累排放”。國際社會不是總譴責中國廢氣排放成倍增長嗎,那麽,咱們就來算算100年總帳,從1900年算起,用各國100多年來的累積排放總量除以人口數,看看到底是誰沒理。如此一算,果然,那些率先完成工業化的西方發達國家都成了罪魁禍首,而碳排放高居榜首的中國卻還有不少的汙染余地。已經有人指出這種計算方式存在算術問題,但我認為根本的問題是缺乏科學知識。汙染的積累必須聯系到地球自淨能力這個概念:全球暖化現象是近幾十年才出現的,在此之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總量還沒有超出地球生態系統的自淨能力。因為排放總量不夠大,還因為森林植被尚未遭到嚴重破壞,排放出來的二氧化碳當時就被吸收轉化了,跟當今的全球升溫海水上漲毫無關係。早就被吸收了的100年前的二氧化碳現在來入賬,真是荒謬絕倫了。地球這個巨系統本來具有極大的環境容量。我們現在要限制碳排放,那是因為人類的排放總量超過了地球的自凈能力,造成了災難。只要排放總量在地球自凈能力之內,就不會形成災難。你不能用計算銀行累積存款的方式來計算二氧化碳排放量。道理很簡單,100年前你存的錢,100年後仍然在那兒,而且還產生了利息。但是100年前排放到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今天還在那兒嗎?按照這個“人均碳積累排放”計算,中國僅為美國的1/14。換言之,若遵循“人均碳積累排放”之公平,中國還可以增加14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到那種程度,地球還會存在,但人類可能早就滅絕了。而且從道義上講,不能說一百年前帝國主義列強耍槍弄炮到處侵占殖民地,今天我也應該過一把癮。這那裡是公平,是蠻橫。

 

 

波茲南會場外施壓的民眾

 

這個“人均累積碳排放”是由中國代表團何建坤、潘家華在波茲南氣候會議上正式提出的。歷經波茲南、哥本哈根、坎昆、德班等幾屆大會,沒人理睬,只當中國代表團在說夢話,實在很尷尬。誰都知道這是中國政府為了推卸廢氣排放總量失控的責任而特制的一塊擋箭牌,根本站不住腳。這個歪理除了對中國政府有利,幾乎傷害了所有的國家。按照這種算法,高居榜首的前四名是美國(1069.26噸/人)、加拿大(723.87)、俄羅斯(632.10)、澳大利亞(548.60)。這四個國家都擁有遼闊的森林草原,是吸收二氧化碳的功臣,而俄羅斯正處於經濟復甦的過程中。歐美國家不理睬,森林覆蓋率高的國家尤其認為中國代表團在胡說八道。我們森林多,還吸收了大量二氧化碳呢!憑什麼要跟你這個砍光了自己森林還拼命排放的國家站在一邊?

 

3

 

2009年,全球氣候年會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召開。一開始,會議是多彩的、熱烈的、滿懷希望的,但經過兩周的談判之後,結果極度失望。

哥本哈根會議是一次空前盛大的國際環保會議,出席者近5萬。他們當中大部份人——無論是國家元首、環境部長、非政府組織、記者或環保運動者,剛開始抵達會議中心的時候都懷着樂觀情緒。因為這次會議將簽署《哥本哈根議定書》,作為《京都議定書》第一承諾期到期之後的約束性文件。如果哥本哈根會議失敗,人類遏制全球變暖的行動將遭到重大挫折。因此,這次會議被喻為 “拯救人類的最後一次機會”。全球110余國的領導人雲集哥本哈根,希望抓住這個“最後機會”。聚集在媒體大廳中的人還互相開玩笑說:“你能感到歷史之手落在你的肩膀上了嗎?”國家元首們受到記者包圍,美國前副總統戈爾更是無處不在,他的演說不斷贏得起立致意。人們十分感動,心想:這就是歷史,歷史就是這樣開創的。

 

 

哥本哈根气候峰会被称为“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国际会议”、“改变地球命运的会议”,主办方丹麦希望能在自己的国家见证会议成功的历史时刻。

 

但是,隨着時間一天天過去,情緒變得越來越悲觀。最後通過的決議,沒有任何約束力。有記者如此寫道:“我被一種感覺所擊中:整個事件原來就是浪費時間和產生了約12萬噸的二氧化碳。但歷史之手卻無處可見。”

會議之前,各國賭咒發誓要在2050年達到一個具體的減排目標,這個願望破滅了,唯一達成的所謂共識就是不使地球溫度升高攝氏2度。這是一個沒有以減排量加以落實的空頭目標,誰都不必為此承擔任何具體的減排額度。所以,絕大多數與會者都認為這次會議是徹底失敗了。小島國更是一片罵聲,因為他們沒有能力抵禦全球升溫所帶來的海平面上升,眼睜睜地看着這一次救命的機會擦肩而過。

有多名參與整個核心談判過程的代表和國家元首見證了北京對這次峰會有預謀的破壞,對其所使用的戰術感到震驚。英國氣候變化大臣米利班德指責中方“劫持”了哥本哈根會議談判進程。

一位參與起草最後協議書的國家元首回憶道:

“在房間裏有25個國家的元首,這時大約是星期五晚上6點鍾。在我右邊的角上有奧巴馬總統,然後是布朗坐在邊上,另一邊是埃塞俄比亞總統、墨西哥總統、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如果中國沒有在這個房間裏,那麼將會誕生一個每個人都想開香檳慶賀的協議。然而這正是中國想做新興‘超級大國’的第一個跡象,它對全球管理毫無興趣,對影響它的政權的多邊治理毫無興趣。你可以說整個過程它都缺乏參與性,它玩遊戲比任何人都聰明,他們比美國會玩得多。阻擋一件事情總是比推動或做成一件事容易。……——那就是富國不對,他們沒有提供足夠的錢或他們沒有提出足夠的減排目標。但事實是,我就在這個會議上,我很清楚‘附件1’中規定的,到2050年全球減排50%,發達國家減排80%的目標,每個人都支持,唯獨中國反對。這項協議最後淡化成現在這個樣子,是因為中國不會接受任何國家的任何種類的任何減排目標,不管是它自己或別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的關鍵內容被中國從協議中剔除了,房間裏充滿了憤怒。雖然每個人的憤怒都被控制着,但這種氣憤的感受是非常、非常清楚。中國的代表感到高興,因為兩種方式他們都會贏。如果談判崩潰他們會是贏家,因為他們無需做任何事情,而他們知道,富裕國家將受到非難。如果談判不垮掉,因為每個人都如此絕望,這個協議就要淡化到毫無意義,他們還是得到了他們想要的結果。無論哪種方式,他們都會贏。我認為到那個階段,所有其他世界領導人都知道是怎麽回事了,只是他們除了憤怒不能做任何事情。這真是讓人意想不到的。令人感到難以置信的憂慮是:(這樣的中國)對本世紀我們這個星球的未來預示着什麽?”

受民意約束的西方國家領袖不能承受會議流產的政治後果,再怎麼也要搞出一點東西,定義為“成功”,好向選民有所交代。因此他們提出了一個目標,到2050年,全球溫室氣體減量50%,已開發國家減量80%。不料連這個目標中國都反對。德國總理梅克爾不禁憤怒質問道:“為什麼我們連提自己的目標都不行了?”中國代表蘇偉發言說:自願簽名支持協定的國家,可以加註保留意見,甚至在未來撤銷簽名。溫家寶更發表了一個強硬的講話:“中國政府確定減緩溫室氣體排放的目標,是中國根據國情採取的自主行動……不附加任何條件,不與任何國家的減排目標掛鉤。”也就是說,開不開國際會議,簽不簽字都無所謂了,中國是完全不受約束的。觀察家指出,中國對於全球多邊環境治理不僅不重視,還視其為對自己這個新興超級強權自由行動的障礙。

哥本哈根會議上有些意味深長小花絮:

會議18日進入最緊張階段。為進行最後的努力,英國首相布朗、巴西總統盧拉等多位領導人當天的記者會紛紛被取消。以反美主義和激進社會主義聞名的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卻出人意料地舉行記者會。整場記者會的大部分時間,查韋斯都在滔滔不絕地攻擊資本主義,一小時之後尚無打住的意思。聯合國秘書處協調員上前交涉,他根本不予理會,反而高呼,“叫警察來抓我好了,我呆在這里是不會走的。”會場內隨即爆發出熱烈掌聲。這些掌聲,有助於理解會議的氣氛和多數之構成。

 

4

 

花絮之二,18日晚,美國總統奧巴馬急於跟中國總理溫家寶見面。在此之前,奧巴馬堅持中國承諾的碳減排必須接受國際監督,聲稱如無國際監督,“任何協議將只是紙上空談”。溫家寶非常不滿,憤而返回旅館,並還以顏色,派遣低級代表代替他出席會談。奧巴馬當然理解這個動作的意思,意識到這是一種外交侮辱。為了打破會議僵局,他仍然想跟溫家寶直接會談,還想跟巴西、印度、南非領導人會談。美方工作人員找來找去,居然發現溫家寶正在某處與這三國領導會談。——中國與這三國湊在一起不是偶然的,他們正是全球氣候會議上聞名的“基礎四國”:中國、印度、巴西、南非四国立场相近,并建立了穩定的磋商協調機制,實際上是一個利益相近的小聯盟或小圈子,因此被大家称为“基礎四國”。所謂“基礎”,來自英文“BASIC”,分別取自這四國英文國名的首字母(Brazil、South Africa、India、China)。這個“統一戰線”的排放量佔全球40%,比美國、歐盟、俄羅斯、日本加起來略少。“基礎四國”名副其實,只要這四國團結戰鬥在一起,就是左右全球氣候談判的基礎力量。奧巴馬正要這四國領導人,便直接“闖進”他們的小會議室。這就使中國領導人十分不滿,因為他們視“基礎四國”為禁臠,哪容他人染指?中國首席代表解振華表現得相當精彩,甚至伸手指點着奧巴馬大聲斥責。《紐約時報》報道說,溫家寶指示翻譯人員不要翻譯“過激言論”,並親自出面調整協商內容,好不容易達成妥協。

經過13天的艱難談判,哥本哈根會議終於達成了一個毫無約束力的《哥本哈根協議》。大會主席、丹麥首相拉爾斯·勒克·拉斯穆森19日淩晨表示,這個協議僅僅是要求193個與會國“留意”而不是同意。《京都議定書》對溫室氣體減排的剛性約束解除了,事情走上了“自報免議”式的放任之路。《明鏡周刊》評論說:“中國應該為這次大會的失敗感到高興了。”事到如今,只好由各國分別提出自己的減排承諾。中國開了一張數額極大但是騙人的假支票,承諾到2020年削減到比“往常”低40%至50%。為什麽說是假支票?這是按單位GDP計算的減排量,是單位GDP減40—50%。不是其他國家的貨真價實的總體減排。如果GDP大幅增加,哪怕是根據具有中國特色的統計方式僅僅是在賬面上大幅增加,那麽,中國的總排放量必定不減反增。按照這些年來中國GDP總量的增長幅度,——8年翻一番——2020年的GDP總量將是2005年的4倍。這就等於是說溫室氣體排放總量還可以增加2倍多,而不是像其他國家那樣或多或少但實打實地減少。沒有人是傻子,全世界立即搞明白了中國玩的花招,可以說激起了公憤。即便如此,中國還堅持不願接受國際監督。這一條,等於對哥本哈根會議釜底抽薪:不接受國際監督,那裏還有什麽國際條約?

 

 

哥本哈根會議中各國元首徹夜會商,尋求解脫困境的途徑

 

哥本哈根氣候會議以失敗而告終。中共的抵制成功了。但他們的臉丟盡了。他們退回到與全世界為敵的腐敗而又愚蠢的滿清王朝。真不知道是什麽樣的大腦會想出這種破壞戰術!在文明社會,這種欺騙和驕橫是不可以長久的。

有中國網民評論:“也許這次會議唯一的成果就是讓我們看到了中國已經成長為可以和美國扳手腕的巨人,所有的國家都在中美兩國的光芒下黯然失色……”

德新社評價說:“由此可以看到一種新的世界秩序,即美國和中國指揮合唱團,新、舊強國主要演唱獨唱部分,而其余國家則演唱副歌部分。”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說:“作為氣候變化談判,此次會議的成果不完整,但是如果說有什麽貢獻的話,那就是‘反映出新的世界秩序’。”

確實如此,中國的確已經成長為可以和美國、甚至全世界扳手腕的巨人。如此巨大的力量從何而來?——高居世界第一的廢氣排放量!誰都只好明白,沒有中國的合作,挽救全球氣候災難沒有一絲一毫之可能。這是另一種“核訛詐”。中國人把中共政權稱為“西朝鮮”看來是相當貼切的。

 

5

 

哥本哈根會議的失敗,直接原因固然是中共的攪局戰術,但其深遠的根源,還是《京都議定書》首創的一個基本原則:“共同而有區別”,即發達國家強制性減排同時發展中國家不受限制。美國早就提出過反對意見,但政治正確的歐洲人滿懷熱望,排斥了美國的意見。隨後,從東京會議到哥本哈根會議前後十幾屆年會的艱難歷程,證實了這是一個美好而無法執行的原則。這種“雙軌制”不僅造成了劇烈的沒完沒了的爭執,還把全球減排變成了一句空話。

《京都議定書》確實是人類拯救氣候災難的第一次共同努力。但是排斥美國的合理建議,糾集多數壓制少數的做法最終遭到失敗。最初美國所提出的幾項修改意見,被以法國為首的幾個歐洲大國和許多發展中國家堅決排斥。歐盟不在乎,歐盟決心不顧一切甩開美國自己幹。接下來,在受到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亞、俄羅斯等國抵制時,又同意了這幾國所提出的修改意見。——實際上這正是美國當初的意見。為了使《京都議定書》在排斥美國的局面下獲得成功,歐盟不惜做出許多重大讓步,但絕不修正“共同而有區別”的基本原則。如果以“發展中國家”之名,中國、印度等溫室氣體排放大國不承擔減排義務,真正受條約約束的國家,其排放總量不足全球的1/4。至於可削減下來的排放量就更可憐了。

艱難的歷程遠未結束。

2011年的德班會議試圖挽救哥本哈根會議之失敗,但仍然分歧嚴重。爭執之焦點還是集中在“共同而有區別”的基本原則,場面相當火爆。中國首席代表解振華認為發達國家在“攪局”,揮手高聲質問:“我們是發展中國家,我們要發展,我們要消除貧困,我們要保護環境,該做的我們都做了,我們已經做了,你們還沒有做到,你有什麽資格在這裡給我講道理?”無禮、霸道,但心理素質絕佳,可以義正詞嚴地倒打一耙。加拿大環境部長皮特·肯特宣布,加拿大“正式運用本國合法權力”,退出“馬拉松般的框架條約談判”和《京都議定書》,並且在“建立一個讓所有國家承擔減排義務的新減排路線圖前不再加入”,肯特甚至稱“《京都議定書》是達成全球性解決氣候變化問題方案的障礙”。作為著名的“環保大國”,加拿大曾是《京都議定書》的熱心推動者,為何如今乾脆退出?肯特的解釋是:《京都議定書》讓幾個主要碳排放大國“逍遙法外”,加拿大對此不能認同。——到此為止,退出或不願續簽《京都議定書》的國家已經有美國、俄羅斯、澳大利亞、加拿大。越來越多的國家認識到《京都議定書》存在嚴重缺陷。限制發達國家溫室氣體排放,而對發展中國家任其所為的“雙軌制”將不得不改變。輿論界普遍認為,《京都議定書》難以起死回生了。

 

2015年底,聯合國氣候峰會在巴黎召開,195個國家簽署了《巴黎協議》,其中締約國144個。這個取代《京都議定書》的新條約吸取了過去20年來爭執不休的教訓,取消了“雙軌制”,實行“自主貢獻”。這一次終於皆大歡喜:歐盟避免了《京都議定書》完全失敗的尷尬,得了面子;以中國為首的“基礎四國”等國家得了裡子,想怎麼排就怎麼排;窮國可以期待從發達國家承諾的那1,000億美元資助中分得資金。但這個《巴黎協議》已很難稱之為條約:條約是有約束的。說明白了,這不過是一份號召書或決心書。

 

 

2015年底,聯合國氣候峰會在巴黎召開,《京都議定書》以來所爭取的具體減排目標變成毫無約束力的“自願承諾”

 

事情完全退回到20年前“用錘子敲出”《京都議定書》那一刻:美國要求所有排放大國一律實行減排,被中國頑強阻擊後只好轉而提出“自願承諾”,會議主席不理會美國代表舉牌,迅速敲下法槌,於是“雙軌制”確立。經20年艱苦奮鬥,“雙軌制”失敗,又回到美國當年主張的“自願承諾”,不過是換了一個說法,叫“自主貢獻”,而已。願意減排的你自己去減排,不願意的依舊可以口惠而實不至。至於溫室效應、氣候災難、2攝氏度控制等等,並非《巴黎協議》首創,大家老早就知道。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氣候變化與能源高級顧問楊富強評價說:“拒絕對《京都議定書》第二承諾期做出減排目標的承諾,就等於把至今惟一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氣候條約置於死地,這不僅會影響已取得的氣候談判成果的鞏固,還對產生一個新的具有約束力的文件形成巨大阻礙。”——我贊成這一評論。《京都議定書》的偉大創舉是第一次提出全球排放總量控制,這是人類自我拯救的必由之路。美國在提出“自願承諾”之後,很快就加以糾正,提出“碳排放大國都應承擔減排義務”的解決之道。有了這一條剛性約束,全球總量控制才具有可操作性。《京都協定書》提出的“共同而有區別”原則需要重新加以解釋:這個“區別”,不在於“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而在於“碳排放大國”與“碳排放小國”。因為當務之急是排放減量,而不是國際階級鬥爭或殺富濟貧。

 

6

 

2017年6月,美國新任總統川普宣布要退出《巴黎協議》,全球大嘩。川普競選時期曾在網文中說全球暖化是一個由中國人發明製造出來的騙局,目的是削減美國製造業的競爭力。儘管後來加以否認,但這反映出他在國際事務上的基本認知。事實上,全球暖化既不是中國人發明的,也不是一個騙局。川普兌現競選諾言,真打算退出《巴黎協議》了。所幸民主制度自有其平衡機能。幾天之內,全美三十個州表示拒絕放棄《巴黎協議》,約一百五十名市長表明將繼續履行《巴黎協定》的減排承諾。為推動履行減排目標,加州、紐約州和華盛頓州率先結成名為“美國氣候聯盟”的組織,六個州緊隨其後宣布加入。另外,表明有意遵守《巴黎協定》的,還有上百家企業及逾八十位大學校長。耶魯大學“氣候變化溝通計畫”近期民調顯示,認為美國應該參加《巴黎協議》的美國選民佔百分之六十九。最有意思的是,至少有十個州新成立的“美國氣候聯盟”正計畫與聯合國談判,要求被認可為《巴黎協議》參與成員之一。局面就很有戲劇性了:美國總統打算退出,而美國的“州聯盟”要重新加入。歐盟則表示,將繞過特朗普政府,與美國企業領袖和州長合作。

——歷史終於重演:20年前,美國不簽署《京都議定書》,但美國政府、尤其是各州政府自行減排。其二氧化碳減排量超過了《京都議定書》的主導者歐盟。

 

美國眾多州、市對聯邦政府退出《巴黎協議》的抵制,使人們看到了未來的希望。無論美國州、市政府決心自我限制溫室氣體排放的行為,使人們看到了未來的希望。經歷了無數坎坷曲折,恢復地球生態平衡的艱難進程已不可逆轉。《京都議定書》飽受意想不到的挫折,完成了它的使命。這面佈滿彈洞的旗幟已經改變了世界。經過長達20年艱苦奮鬥,這面旗幟把人類引上了一條長遠的自救之路。

 

 

美國首都華盛頓民眾遊行抗議川普退出《巴黎協議》

 

讓我們再回到《巴黎協議》。有中國評論者為川普退出大聲叫好,清醒指出:中國接受的《巴黎協議》與奧巴馬政府接受的《巴黎協議》不像是同一個協議。中國中國政府接受的,是繼續保持溫室氣體排放高增長,一直到2030年。奧巴馬政府接受的,是大幅削減排放量,要在2025年前將排放量從2005年(即20年前)的基礎上,再減少26%—28%。這位評論者打比方說:“——看到了吧?好比說,同是一個協議,裡面規定:同意一個竊車者繼續竊車15年;卻要求另一個竊自行車者,不僅不能再竊了,還要把二十年以來所竊的自行車總數,再加上額外的26%—28%數量的自行車,統統全部還回來。”——這個比喻不是很準確,但十分形象,說明了國際社會對惡棍的無奈與姑息。

我懷疑熱情的政治正確的歐盟領袖們從來就沒把中國人當回事。他們姑息了中共,實則坑害了中國百姓。我常常想,在這些國際會議上,為什麼沒有一位國家元首或學者提一提中國人的基本生存權,講一講我們中國人天天呼吸的空氣。我理解,他們怕中共罵他們干涉內政。我又常常想:為什麼美國加上歐盟的碳排放總量和中國大體相當,但空氣品質卻有天壤之別?這說明歐美的碳排放是純二氧化碳排放,其他可以過濾回收的有害氣體和微塵都已經處理掉了。而中國的碳排放是二氧化碳再加上各種有害氣體以及微塵的混合排放。這也就意味着,在國際社會壓力之下,中國降低了碳排放也就同時減輕了空氣污染。為什麽我們寧願愛中共而不願呼吸如歐美那樣清新的空氣呢?我還常常想:據專家估算,每單位產值的能耗,中國是中等收入國家的2倍多,是美國等發達國家的近4倍。假設限制溫室氣體排放能迫使中國達到美國的能耗水平,則意味着中國目前所消耗的能源,將能生產出4倍的產值。再如果這些產值能公平分配,中國人荷包裏的錢就等於翻了兩番。這不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好事嗎?縱觀自《京都議定書》以來20年全球減排史,不難看出中共政府從頭到尾是“攪局者”。道理很簡單:你不能指望一個在家裡是惡棍的人在外面不是惡棍。在外面還收斂一點,至少不敢舞刀弄槍。奇妙的是,許多“愛國賊”還隨之起舞,搖旗吶喊。其實,中共成為全球的碳排放惡棍與愛國毫無關係,並恰恰相反。他們渴望不受限制的排放量是有潑天的暴利。支撐所謂“中國崛起”的,並非制度優越、政府清廉、科技進步、教育發達,而是另有兩大支柱:搶奪並盤活土地、污染破壞資源與環境。所謂搶奪並盤活土地,即在掠奪農民土地基礎上以房地產業拉動幾乎所有產業部門,這在其他國家是萬無可能的。至於污染破壞資源與環境,其危害眾所周知,但其中利益之鉅,是一個至今無從估算的秘密。放肆污染與破壞性建設給中國特權階級帶來了史所未見的巨大財富。他們不建、少建或不開動除污設施甚至偷排偷放;他們拒不投入有效的治理經費,使中國淪為不適於人類居住的土地;他們造成數不清的癌症村和霧霾城,醫療費用劇增,卻拒不增加醫療衛生投入(在世界150個國家中名列倒數第28),再一次搜刮社會和百姓……——憑什麽粗放生產、違法排汙所獲取的暴利統統裝入貪官奸商的口袋,並大量轉移到國外。而汙染所帶來的痛苦、疾病和死亡卻落到百姓頭上?每當我看到中共在全球氣候峰會上義正詞嚴,就不由得想到這些。他們對國際社會堅定抵制,果真是“愛國”嗎?非也,超排污染是他們核心利益之所在。他們把破壞與污染的後果轉嫁給人民和子孫後代,把從中攫取的不義之財變成他們幾代也揮霍不盡的黃金、珠寶與成噸的堆得霉爛的鈔票。就這樣,他們在破壞資源、污染環境中吃盡了甜頭,誰敢說“減排”就跟誰拼命。

2010年坎昆會議確定了一個原則:在溫室氣體減排過程中,發達國家有義務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每年1000億美元的資金援助。承諾容易掏錢難,湊集這筆資金有相當難度。2013年湊出520億,2014年湊出620億,距離承諾的目標仍有不小差額。一個並非玩笑的玩笑話:能否從中國貪官外逃贓款中劃出一塊做貢獻?中國外逃贓款數目巨大,其相當部分來源於資源破壞與環境污染。能否請各國協助追贓,一部分還給中國的污染受害者,一部分填補1000億美元之不足。近年來,中國外逃贓款總額估計在2萬億到5萬億美元之間。區區幾百億差額,拔一根毛就夠了!雖然技術上不可行,但以污染贓款來治理污染的道理是完全站得住的。

對於全人類來說,有一個遲到的好消息:中國“產能過剩”了!中國碳排放高速增長期終於結束!中共不是反對任何限制,要一味擴大廢氣排放量嗎?現在好了,被自己限制住了:中國以揮霍性的能耗與增排為代價,已經產出並積壓了巨量的鋼鐵、水泥、有色金屬、建材、機械、住房,不罷手也只能罷手了。笑話在於,即便已經到“產能過剩”的程度,離中國政府堅持的“人均積累碳排放量”還相當遙遠。也就是說,無論怎樣無法無天,無論怎樣自殺性排放,無論怎樣對抗全世界,中共及其御用學者提出的“人均積累碳排放量”都是一個無法達到天文數字。他們搶得太多,吃噎住了,開始嘔吐了。

但惡果已經生成。我們只能祈求氣候異常、海平面上升及其難以估量難以逆转的災難,不要危及人類的基本生存。

 

 

中國的超級污染與產能過剩

 

我放下文學寫作,花費一周時間完成了這篇文章。我有一種責任感——在這個世界上,也許很難找到一位像我這樣長期追踪中國生態環境的業餘研究者。“業餘”很重要。不為稻粱謀,沒有老闆,就不須看誰人眼色。再加之讀者渺渺,也就不為聲名所累。既然與聲名利祿無涉,還要業餘研究寫作,那就必定有其他道理。我的道理很簡單,不外乎兩條:其一,擁有多大的自由便須承擔相當的責任。其二,中國是生養我的土地,從遠處遙望尤有不忍之心。雖有生之年故土難回,但那裡有我的親人和摯友,還有在霧霾毒水中艱難度日的同胞。南宋文人寫過一篇小寓言:“有鸚鵡飛集他山,山中禽獸輒相貴重。鸚鵡自念雖樂不可久也,便去。後數月,山中大火。鸚鵡遙見,便入水濡羽,飛而灑之。天神言:‘汝雖有志意,何足云也?’對曰:‘雖知不能救,然嘗僑是山,禽獸行善皆為兄弟不忍見耳。’”

我勉力為大家提供一個盡可能客觀公正的視角,簡略、片面、無趣,還多少有點專門,敬請賜教。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期: Tuesday, September 19, 2017

 

新发现 | 南极冰穴暖如夏 未知物种似曾栖身

September 11, 2017

BBC中文 2017年 9月 9日

南极洲皑皑冰雪之下又发现新的生命繁衍证据,其中有些属于未知物种。跟细菌、藻类等不同,最新发现的DNA似乎属于较高级生命形态。

南极洲罗斯岛(Ross Island)上活火山厄瑞玻斯山(Mount Erebus)覆盖着厚厚的冰盖,被热气熏蒸出许多冰穴,在里面的土壤中发现了苔藓、藻类和小动物的DNA踪迹。

新西兰怀卡托大学(University of Waikato)的克雷格•凯瑞(Craig Cary)教授说,以前在南极洲的火山洞穴里发现多种细菌和藻类的踪迹,但最新研究结果似乎表明更高级的生命形式的存在。他是研究报告的共同作者之一。

另一位作者,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塞利德温•弗雷泽博士(Dr. Ceridwen Fraser)说,有的洞内温度可以高达25摄氏度,可以穿T恤衫,洞口附近较敞亮,光线还可以穿过较薄的冰层照进更深的冰穴。

这样的环境里发现植物和动物并不令人吃惊,但是有些物种的DNA序列看上去很陌生,科研人员以前没见过。

研究报告发表在《极地生物》(Polar Biology)杂志上。

图片版权 Joel Bensing Image caption 南极冰川常见溶洞,洞口处有日照

不过,美国缅因大学(University of Maine)的劳丽•科奈尔(Laurie Connell)也是课题组成员之一。她认为研究结果并不足以证明那些洞穴里现在仍有动植物在生存繁衍,下一步要做的是在那些洞里寻找活的动植物。

如果能找到,那就开启了通向一个新天地的大门。

南极洲是地球七大洲里最后一个被人类发现、唯一没有土著人居住的大陆,寒风呼啸,终年冰雪覆盖,是世界上最冷、风暴最频繁、风力最大、最干旱的荒漠地区,动植物极难生存。开花植物现在仅生长在南极半岛北端和南极大陆周围的海洋性岛屿,大陆上最多的植物就是地衣,也就是真菌和藻类共生而成的复合体。

南极洲大陆上还有几处火山,亚冰川洞穴环境可能分布广泛 。

近年来有研究指出,在南极洲厚厚的冰盖下仍有生命存活。

图片版权 Carsten Peter/National Geographic/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1年11月26日,一名微生物学家在罗斯岛一个冰穴里采样。

冰下别有洞天

2013年,研究人员从南极冰层覆盖下的维兰斯湖(Whillans)中取出冰样,发现湖水中含有大量生物细胞,证明2000米冰层之下仍有生命存在。

类似Whillans那样的冰封的湖泊,南极大陆上有400多个。这意味着数千米的冰盖之下另有一个不为人类所知的生态系统,数百万年与地表隔绝,系统中许多微生物的代谢、繁衍和进化形态可能都超出人类想象。

2016年春,南极洲冰层下一个蝴蝶结状的大湖被发现,科学家认为它可能是南极洲第二大冰下湖,估计蕴含着无数未被人类发现的生命形态。

这个位于南极洲东海岸伊丽莎白公主地(Prince Elizabeth Land)的冰下湖有许多长条状通道,长度约1000公里,相当于一个大湖。和其他冰下湖一样,这里也很可能含有大量被冰封数百万年而仍存活的微生物、单细胞有机体等生命形态。

图片版权 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3000万年前,南极大陆气候温和,草木茂盛。冰川纪改变了一切。但科学家相信冰封下仍有生命在繁衍进化。

学者们对数据的分析显示,南极海底的生命世界可能代表了一个独立的、特殊的生物区系,在数百万年的冰川进退循环中,南极还有可能是新物种的"孵化基地"。

根据发现的化石推断,3000万年前南极大陆气候温和、草木丰茂;大约2800多万年前,冰盖逐渐形成,大陆上各种生命相继绝迹,而海洋则保留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海洋生物普查数据显示,南极海域已经编目的动物有75000种,其中235种是南北极海域共有的,最为人熟知的包括企鹅、海豹和鲸鱼,它们的食物来源包括以藻类为食的浮游动物。

美媒:全美数百万人观看了日全食

August 23, 2017

 来自NASA的图片(题外补充)

日全食从开始到终结

日冕


2017年8月22日 06:10 美国之音

全美数百万人观看了罕见的日全食,这次日全食99年来首次使从太平洋到大西洋的天空变得黑暗。

日全食星期一于西部的俄勒冈州开始。由于月亮遮盖太阳,导致俄勒冈州的气温显著下降。

估计有两亿人开车不到一天可以到达贯穿日全食所经路径。日全食从俄勒冈州的太平洋沿岸,经过美国的心脏地带,一直延伸到南卡罗拉纳州的大西洋沿岸。

沿途的城镇和公园已经准备好人潮涌入,人们准备了天文望远镜、相机和保护眼镜来观看日全食。美国宇航局预计这将是史上观看人数最多以及记载最详实的一次日全食。

超过十万人聚集在俄勒冈州人口约七千人的马达拉斯镇上。马达拉斯镇是头几个可以观看到这一天文奇景的地方之一。据《洛杉矶时报》报导,由于观看日全食的人数众多,不得不把美国国民警卫队调来协助疏通交通阻塞情况。

日全食在伊利诺伊州的卡尔邦答勒附近滞留时间最长,有两分四十四秒。

通过自己的天文望远镜观看日全食的葛雷格.托兰德(Gregg Toland)说:“有点冷,但很酷,这是一个人生体验。”

葛雷格.托兰德专程从伊利诺伊州的帕拉坦来到日全食路径上的密苏里州派芮维尔机场来观测日全食。他告诉美国之音: “这是一件会让你永生难忘的事情。”

 

在美国国家大草坪上观看日全食的游人 

萧迪(Shawdi)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史密森尼航空航天博物馆外边观看日偏食。她告诉美国之音,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谁知道下一次日全食会是什么时候,所以能和大家一同分享这个记忆,非常棒。”

数以百计的人在华盛顿市航空航天博物馆外排队,等着用天文望远镜观看月亮覆盖首都上空太阳的80以上。

 

川普一家在白宫看日全食 

首先进入日全食的是俄勒冈州的林肯海滩,于当地时间上午十点十六分登场。最后于南卡罗拉纳州的查尔斯顿下午两点四十八分谢幕。

日全食发生在地球、月球以及太阳恰巧排列在一条直线上,月球处在地球和太阳之间。月亮因此遮住太阳的光,除了太阳外大气层日冕部分。

从地球的角度观看,月亮看起来像是跟太阳一般大小。然而实际上月亮的直径比太阳小四百倍,这是因为月亮跟地球的距离也比太阳离地球近四百倍。当两条线重合,就出现了这个“天狗食日”的奇景。

下一次日全食经过美国是在七年以后。在美国以外的地方,下一个日全食将出现于2019年,届时可以从南太平洋、智利和阿根廷看见。

财新网 | 茂县垮塌前山体已有大裂缝

June 27, 2017

财新网 | 茂县垮塌前山体已有大裂缝 村民反映无果要求追责

财新网06月26日 16:07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注:财新原文已被删除,可用网页快照查看
 


【财新网】(记者 崔先康 沈凡)四川茂县叠溪镇新磨村山体垮塌救援进入第三天。6月26日早上9时许,在位于叠溪镇小学的灾民安置点中,村民与四川省民政厅厅长益西达瓦展开对话。村民表示,在此次山体垮塌事故灾前,富贵山山体已经出现一条宽几十米、长数百米并蓄水严重的裂缝。此前村民曾向政府反映情况但无果,村民认为需对此追责。
 
益西达瓦对此表示:“这个问题我们记下来。”在场的新磨村村民回应:“这个问题必须记下来。”
 
6月24日晨,四川省茂县叠溪镇新磨村新村组富贵山突发垮塌,目前事现场挖出遇难者遗体10具,93人失联。事故发生后,经专家现场踏勘初步分析,这是一起降雨诱发的高位远程崩滑碎屑流灾害。25日下午在茂县新闻发布会上,国土资源部地质专家进一步通报了高位垮塌成因:叠溪镇处地震断裂带,包括汶川地震在内的历史上多次地震对山体造成影响,加之连日降雨,内外因共同作用诱发此次灾害。
 
但村民们认为,事故的发生不仅仅是“天灾”,还有“人祸”。据村民们分析,滑坡的发生有自然灾害的因素,但也有此前政府的不作为。
 
据多位村民介绍,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的2009—2010年,村民们在新磨村所背倚的富贵山山上发现一条宽几十米、长二三百米的裂缝。该裂缝位于山顶的石头山体和山腰树林和泥土中间,而且裂缝下的山体近年已下移一两百米。
 
70多岁的新磨村村民杨代孝受镇里指派,2016年曾在富贵山上看守该裂缝。他告诉财新记者,该裂缝宽约几十米、长度弯弯曲曲约有二三百米,直径一米多大树都掉在裂缝当中。而且裂缝蓄水情况严重,形成水潭。据杨代孝介绍,之前山上泉水和雨水都由排水沟排至山下,后来排水沟水量逐减少后至干枯,雨水和山泉水都蓄入裂缝。
 
多位村民告诉财新记者,发现裂缝的问题后,曾向政府反映但无果。村民杨宗银告诉财新记者,不少村民向村里反映了情况,村里也上报到镇里。当时驻点新磨村的一个副镇长还跟着村里的人去看过,国土资源局肯定有记载,但是政府从来都没有说搬迁或者让我们注意滑坡。
 
在今日上午与四川省民政厅厅长益西达瓦的对话中,村民再次表示:“这个问题绝对是上报了的,不知是否上报到州政府,但是县政府肯定是上报了。国土资源局肯定有这个资料,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一位在此次事故中失去四位亲属的村民告诉财新记者:“很多农民也不懂这些,如果我们反映的问题得到回复,在事故前搬迁,或者把水疏通,那么这次不幸就可能可以避免了。”
 
据财新记者了解,新磨村位于富贵山和阴山两山之间约200多米宽的山谷里,200多米的宽度在附近周边的村庄来说相对已较为宽阔。由于附近大山均坡度较陡,小型滑坡和落石等问题常见,多位被访的新磨村村民和附近村民均对财新记者表示,河谷宽阔的新磨村是被公认为相对安全的。
 
此前,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孙进忠曾向财新记者介绍,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国土资源部主持对地震中心带及周围相关地区进行了地质灾害排查。四川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执行院长顾林生也告诉财新记者,相关部门对整个四川省都做了地质灾害排查,并且是有调查账本的。同时,2010年舟曲特大泥石流之后,国务院曾发布关于整治中小河流域和地质灾害的通知,要求开展地质灾害普查工作,特别是建立灾害易发点数据库。
 
但此次灾害地进行地质灾风险排查的情况,受访专家均称尚不清楚。财新记者曾联系阿坝州新闻办以及四川省国土资源厅环境处,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正面回应。

2017年6月24日四川茂县叠溪镇山体垮塌

June 24, 2017

四川茂县叠溪镇山体垮塌确认有62户120余人被掩埋(中新网6月24日16:33 )

图片丨山体滑坡前后的新磨村新村组,整个村庄被泥石流覆盖(微茂县微博2017-06-24 13:44,上图滑坡前,下图滑坡后。)

北科社评:央视可燃冰新闻闹笑话,“放卫星”式科学报道应警惕

May 29, 2017

科学加 | 北京科技报

2017-05-24

央视“100升可燃冰汽车能跑5万公里”的报道闹了笑话。实质上,这种“放卫星”式的科学报道在我国屡见不鲜,对此应格外警惕。

文/评论员 李鹏 新媒体编辑/吕冰心

“最近央视“100升可燃冰汽车能跑5万公里”报道刷屏,这种算法实在太荒谬,更何况目前还不存在汽车油箱储存可燃冰的技术,因此引发专业人士强烈质疑。有人把“央视算错帐”归结为媒体的科学素养问题,但实质上这种“放卫星”式的科学报道,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

央视的不科学报道虽然成了众矢之的,但实际上这轮有关可燃冰的信息传播中,“放卫星”式的说法随处可见。比如在评价这项成果的意义时,有人说“它将会是继美国页岩气革命之后的、我国引领的天然气水合物革命,将会推动整个世界能源利用格局的改变”。甚至一些人开始畅想着可燃冰将代替天然气、石油成为中国能源王牌,中国能够凭借可燃冰抢占新的能源高地,摆脱当前一些西方大国的能源遏制,甚至可以使世界油价崩溃。”

。。。。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月球探测首席专家欧阳自远最近就表示,现在的很多研究成果和科技进展,我们见到一些吹嘘性字眼一定要头脑清晰,进行科学传播的人员,在没有确凿的证据或者科学共同体内其他专业人士的认可,就不能随随便便就冠之以“国际领先”、“国际一流”。

其实,无论是基础科学还是应用科技技术领域,绝大多数颠覆性的成就,一定是科技领域不断积累、厚积薄发的结果。鉴于中国当前科技的发展水平,任何声称具有颠覆性的伟大发明和科技成就,都需要我们予以谨慎对待。在企业层面,遇到这样的一些标榜,更是需要多一份警惕。”


欲读全文请到北京科技报网站 http://www.kexuejia.net.cn/bianji/commonns/ShowDetailPage.action?type=3&id=2415&uid=148&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五柳村言】赞成北京科技报的看法,因该报声明(本文由北京科技报全媒体中心编辑制作,转载请联系授权:bjkjbeditor@163.com,违者必究)未经授权,不转全文了。

经查阅有关报道,其中专业人员说的还是谨慎的,并未夸大。如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这是中国乃至全球可燃冰开采史上的一件大事,但这只是试采,而不是工业化和商业化开采。它的主要意义在于重新唤起全球对可燃冰的关注和重视,吸引更多的国家可燃冰开采技术的投入和攻关。”(参见张旭东:中国可燃冰开发世界领先?有点扯远了 2017-05-18  能源情报问题出在央视这样的媒体的报道。

还不要忘了有位北大哲学博士王诚更离谱,此人在[察网]宣称:“最重要的事情是,可燃冰对全球金融业的影响。因为它会烧掉美元霸权,树立人民币的千年世界货币地位。有了可燃冰,美元霸权必然加快彻底破产。”“而今天,就在今天,中国首次开采出来了可持续利用的可燃冰,这是继一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率先用上石油之后,带给人类的又一大惊喜。从此不但解决中国的能源安全,而是解决了人类的能源危机,数十万亿级的财富大爆发,人类能源将从石油天然气时代,进入可燃冰时代。中国再一次站在了世界之巅,创造历史,改变世界。

中国首次试采海域可燃冰成功

May 20, 2017

中国首次试采海域可燃冰成功 燃烧能量超煤石油天然气数十倍

可燃冰分布于深海沉积物或陆域永久冻土中,是由天然气与水在高压低温条件下形成的类冰状结晶物质,燃烧后仅会生成少量的二氧化碳和水,污染比煤、石油、天然气小很多,但能量高出十倍。

新华社 · 2017/05/18 10:54 来源:界面新闻

据新华社消息,中国首次试采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可燃冰)成功。

可燃冰分布于深海沉积物或陆域永久冻土中,是由天然气与水在高压低温条件下形成的类冰状结晶物质,燃烧后仅会生成少量的二氧化碳和水,污染比煤、石油、天然气小很多,但能量高出十倍。

此外,可燃冰储量巨大,所含有机碳资源总量相当于全球已知煤、石油和天然气总量的两倍,被国际公认为石油、天然气的接替能源。


可燃冰:点亮深海新能源曙光(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尔德 和佳 ·2017/05/20 09:55)---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这是中国乃至全球可燃冰开采史上的一件大事,但这只是试采,而不是工业化和商业化开采。它的主要意义在于重新唤起全球对可燃冰的关注和重视,吸引更多的国家可燃冰开采技术的投入和攻关。

邓雅蔓:中国首次深海可燃冰试采成功 有望改变全球能源供应格局 2017-05-18  第一财经中国汇

俄媒称可燃冰成中国王牌:可能使世界油气价格“崩溃”2017-05-20 00:30:01 参考消息网

张旭东:中国可燃冰开发世界领先?有点扯远了 2017-05-18  能源情报

直击可燃冰开采现场!“神秘能源”如何开发利用?( 2017-05-18 12:11 央视网)

View older posts »

本站发布

页面访问计数

10380